Posted by Tom on August 18, 2016


  周三(8月17日),美联储公布的7月26日至27日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们上月对就业市场是否将继续走强存在分歧,对于是否需要很快加息的问题同样存在分歧,此外尽管美联储认为通胀大幅回升的风险甚微,但对于通胀一定程度上也存在一些分歧。
  此次会议纪要显示,FOMC委员们普遍同意,在再次采取措施去除货币宽松政策之前,收集更多经济数据以评估劳动力市场和经济活动的潜在动力是谨慎之举。此外,部分委员倾向于等待更多证据来证明通胀率将可持续回升至2%水平。
  此前在7月货币政策会议上,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维持基准利率在0.25%-0.5%不变,并指出,“经济前景所面临的短期风险已经减少”。但是从此次的货币政策会议纪要中看到美联储内部的许多分歧,且市场有必要根据7月份会议时的已知局面来解读这份会议纪要。
  关于就业市场的分歧:
  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们上月对就业市场是否将继续走强存在分歧,而那次会议之后公布的7月非农就业报告可能使得美国劳动力市场健康状况的不确定性下降。因此,预计美联储官员关于劳动力市场是否将继续走强的分歧已经有所下降。
  关于通货膨胀的分歧:

Posted by Tom on August 17, 2016


  CNBC高级执行编辑多姆(Patti Domm)周二(8月16日)撰文称,美元现在被困在一个止步不前的状态,而且很有可能将持续一段时间,在11月之前或许都无翻身之机。
  美元多头在这个夏季可谓折戟沉沙,因美联储离货币政策的收紧目标远来越远。另外,如果唐纳德·特朗普逆转支持率下滑趋势,又或是他(或希拉里)再次发出反贸易论调,美元有可能面临着下跌风险。
  耶伦料难突然转“鹰” 美元上涨机会不大
  美联储主席耶伦将于8月26日在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年会上发表讲话,这有可能是美元的一个上涨机会,但也可能只会是昙花一现。虽然耶伦强调美联储一心想加息,但市场不认为她会马上转“鹰”,推动美元大幅攀升。策略师预计,耶伦不会在9月、甚至是11月的议息会议中兑现诺言。德意志银行G10货币策略师罗斯金(Alan Ruskin)称:
  “我并不认为此次耶伦会发出加息的确定信号,因为从当前的经济数据看,还有很大的不稳定性。耶伦5月时曾在哈佛大学发表讲话,听上去她就要按下加息的开关了,但是随后的低迷非农以及英国脱欧公投迫使耶伦止步。现在的经济数据已经说明了一切,耶伦不会想两次都失信于市场。”

Posted by Tom on August 16, 2016


  北京时间周一(8月15日),中国央行发布有关负责人就7月份货币信贷数据答记者问。
  有关负责人称,今年以来货币信贷增长并不慢,而且数据有一些特殊因素排除后总体上仍基本正常。
  M1与M2增速“剪刀差”与“流动性陷阱”的假说之间相距甚远,8、9月份M2同比增速将有所回升。
  从M2看去年二、三季度股市波动较大使当时基数大幅抬高,这导致近几个月M2同比数据有些“失真” 不代表真实增速。
  而且认为M1与M2增速“剪刀差”不能作为是否进入“流动性陷阱”的指标。
  负责人称,货币信贷月度数据出现一定波动比较常见。
  负责人认为,当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充裕,稳健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灵活适度适时预调微调。
  附:央行有关负责人就7月份货币信贷数据答记者问
(责任编辑:DF134)

Posted by Tom on August 15, 2016


  尽管看多原油的投资者和沙特在享受着原油空头被斩仓的喜悦,尽管国际能源署的报告不断指出原油市场将会实现“再平衡”,但是无论是摩根士丹利近期预测油价将会跌至30美元中的研报,还是贝克休斯钻井数上涨15个,创2015年以来单周最大增长,油价的基本面情况都得到确认。这些都显示油价的下行压力在不断增大。
  一些投资者已经开始针对油价的下跌开始做对冲。
  在6月原油期货价格接近近期最高峰时,墨西哥已经开始悄悄的买入2017年的原油期货看跌合约。墨西哥多年前已经是全球最大的主权石油对冲基金。墨西哥买入看跌期权的时间要比通常的8月底至9月初更早,这意味着油价在今年创出近期最高峰的时间要比市场预期的更早。特别的是,墨西哥将49美元定为油价的盈亏平衡点,这表明墨西哥认为油价不会超过这一水平。
墨西哥将49美元定为油价的盈亏平衡点,
  全球原油价格基准——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在6月初刷新近53美元的近期最高值。之后,因为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不佳以及欧佩克国家持续增产,油价下跌近10美元。媒体的新闻报道中并没有提到墨西哥在油价下跌前对冲的规模。
  墨西哥在过去10年中平均每年斥资近10亿美元从高盛,花旗和摩根大通等银行手中购入看跌期权。墨西哥每年的对冲规模是全球各国政府中最大的,并经常会搅乱市场。

Posted by Tom on August 15, 2016


  根据Wealth-X亿万富翁调查显示,因为担心全球经济和政治风险不断上升,全球2473名亿万富翁净资产的22%为现金。
  此外,亿万富翁同样受益于近期因为企业兼并收购所带来的流动性增长。当前,全球亿万富翁持有的现金规模大约相当于巴西GDP的规模。
  该调查报告表示,“因为经济的不确定性,亿万富翁开始将可流动的现金囤积起来。此外投资组合中现金的规模达到历史新高。”
  该调查报告结果得到了其他调查研究的印证。瑞银于上月最新发布的研报显示,富裕阶层的美国人投资组合中的20%为现金,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平均水平持平。因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很多人正在考虑降低对于市场的敞口。
  Wealth-X在调查报告中表示,“亿万富翁可能正在等待股市和其他资产估值下跌至合理的水平。”
  该调查报告表示,“一旦股市回到更加吸引的水平,我们认为投资者会重新回到市场中。”
  全球亿万富翁的财富在去年增长了5.4%,达到7.1万亿美元,超过除中国和美国之外所有单一国家的GDP。尽管欧洲是全球亿万富翁数量最多的地区,有806人,但是亚洲是增长最快的地区。亚洲今年亿万富翁数量较去年增加15%,达到645人。北美地区拥有628人,较去年增加3%。

Posted by Tom on August 13, 2016


  Heike Hoffman是德国西部小镇一名54岁的水果批发商。
  Heike Hoffman没有受过任何正规的金融训练。她也没有数十亿美元的投资组合。
  然后正如华尔街日报于周一所报道的,“当Hoffman夫人听到欧洲央行在2014年6月实行负利率时,Hoffman表示这完全是疯了,并开始减少自己的开支,将更多的钱存起来并买进黄金。”
  Hoffman是对的,这完全是疯了。
  当前全球超过13万亿美元的债券处在负利率区间,而且大部分债券是由破产了的政府发行的(例如日本).
  全球股市正处在历史最高水平,即使公司利润处在下滑中。
  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实行负利率政策,这意味着即使人们什么都不做,把钱存在银行里也会受到损失。
  这些风险对于主要的机构投资者,例如养老金基金来说是更加糟糕。
  相比普通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的投资选择相对更少。机构投资者需要足够大的市场来配置自己手中的资本。
  想象一下:如果你管理着1000亿美元的资金,你不可能考虑进行小规模的投资,例如20万美元投资于你的家乡。
  因为20万美元仅为1000亿美元的0.002%。这种投资规模根本不值得考虑。

Posted by Tom on August 13, 2016


  市场分析人士周五(8月12日)指出,当前投资者日益开始相信美联储或进一步推迟加息时机,但这种趋势可能非常危险,因投资者们很有可能在错误的时间放松了警惕。
  在美联储于去年12月实施了近十年的首次加息后,市场关注重点落在今年美联储将会进行几次加息。当时的预期与现在的具体情况有着非常大的差异。
  例如,高盛(Goldman)分析师曾于2月份时预期称,美联储今年将进行三至四次加息。但目前该行分析师已经将预期调整为,美联储今年有75%的可能会进行至少一次加息。
  不过最新CME联邦利率基金期货显示,美联储年内加息一次的几率依然小于40%,这比各大投资机构的预期更加悲观。
  “穿越华尔街”博客资深分析师Eddy Elfenbein称:“市场和美联储均低估了加息形势。导致即使一个机器人只要不停的说,真实加息时间将被推迟,这也可能比很多高薪分析师预测的准确。”
  然而,Elfenbein表示,现在他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因为他开始相信“目前有可能是市场第一次低估了美联储可能在近期加息的概率”。
  BK Capital分析似乎Brian Kelly指出,“美联储或比人们预期的更加鹰派”。Kelly认为美联储主席耶伦于8月26日出席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时可能会放出惊人言论。

Posted by Tom on August 12, 2016


  企业在被巨额的汇兑损失震惊的同时,渐有了套期保值的念头。央行在与人民币空头三番五次的较量中,终于让市场上的投机力量暂时偃旗息鼓,实需成了购汇的主导力量。然而在人民币双向波动温和贬值的态势下,资本流出还在悄悄地进行。
  811汇改究竟给市场带来了什么?从结果来看,这次改革是成功还是失败?有哪些本可以改进的空间?路透采访了包括外汇交易员、企业财务人士、外汇分析师在内的10位外汇人士,回顾这一年来对汇市变化的切身感受,并表达对汇市未来改革最迫切的期待。
  从结果来看,811汇改是否成功?
  --成功派:主要在于让汇市有了波动,并且整肃了境内外的套利。
  --不成功派:打击了人民币交易的积极性,并且加剧了与股市的联动。
  “总的来说肯定是成功的,人民币外汇市场从一潭死水,终于逐渐演进成为一个具备国际化潜力的活跃市场。”一股份行交易员称。
  在他看来,虽然有时央行的操作比较直接,不过既然是有实验性的中国特色道路尝试,也说不出是对还是不对。现在允许人民币价格波动,也就是存在风险和风险收益,吸引市场成员参与;然后引入做市商制度来丰富流动性,引入更多产品来控制汇率风险,市场成员也是有自发需要的。

Posted by Tom on August 09, 2016


  中国与英国的“蜜月关系”似乎显现变化的迹象。刚刚上台的特雷莎·梅新政权推迟了中国企业参与的英国核电站项目的审批。还有传言称负责对华政策的核心人物将辞职。卡梅伦前政权为了获得丰富的投资资金,致力于推进与中国的合作。受脱欧问题的影响,英国将如何与欧盟以外国家重新构筑关系一直受到关注。而此次的动向或将成为一块试金石。
  成为焦点的是作为中英“黄金时代”象征的位于英国西南部欣克利角的核电站项目。该项目由2015年秋季访问英国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英国时任首相卡梅伦达成合作协议。项目总事业费为180亿英镑,其中3分之2由法国电力集团(EDF)出资,其余由中国企业出资。这是英国约20年来的首个核电站建设项目。
  法国电力集团于7月28日作出了实施投资的决定,但是英国政府推迟了审批手续。预定于此后一天举行的有中法相关人士出席的仪式也被紧急取消。据英国媒体报道,特雷莎·梅预先对法国总统奥朗德解释称:“(我)刚刚出任首相,请给我一点时间”。
  政策因政权更迭而发生变化的情况并不稀奇。也可能存在对巨额事业费和环境破坏的担忧。不过,英国政府的动向之所以在该国国内被视为“对华关系变化的表现”是因为特雷莎·梅本来就被认为对中国企业的对英国投资持谨慎态度。

Posted by Tom on August 08, 2016


  “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2012年以来,这一表述出现在历次政府工作报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十八届三中全会、“十三五”规划建议及纲要中。在央行上周五发布的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下称“报告”)里,其中的“区域性”被删除了,成了“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除此之外,央行的这份报告还释放了大量信息,包括在报告的专栏中称,“若频繁降准会大量投放流动性,促使市场利率下行,加上其信号意义较强,容易强化对政策放松的预期,导致本币贬值压力加大,外汇储备下降”。这被部分人士解读为央行“隔空回应”了发改委政策研究室此前“降息降准”的建议。
  “把‘区域性金融风险’删去是一种科学的纠正”、“降息对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泡沫具有明显刺激作用,因此目前没有降息的必要”……第一财经记者就上述令市场“脑洞大开”的报告热点采访了多位首席经济学家,试图给市场描绘一张“货币真相解析图”。
  “区域性金融风险”4年来首次被删
  不同于2012年以来的表述,央行报告里多处提及“金融风险”时未提“区域性金融风险”,均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区域性金融风险”被删是因为目前不存在区域性金融风险吗?

页面

Subscribe to 市场活动